游戏行业花费了几十年,只是为了我们能更好的“玩电影”

当你看一部特别喜欢的电影时,有没有想过你来代替主角呢?真人影像游戏能给你这种特别的享受。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真人影像游戏上架 。这类游戏从选角、布景到拍摄几乎都按照影视标准制作,除去互动选项的操作之外,游玩过程和看电影几乎没什么区别。此前的《夜班》《她的故事》算是开了个好头,今年也有《死亡成真》、《复体》这样制作水准很高的作品。

《夜班》的摄制水平相当出色实际上,“玩电影”的潮流早在上个世纪就曾兴盛过,作为连接游戏与影视的一座桥梁,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真人影像游戏的前世今生。

充斥色情与暴力的FMV时代

上世纪80年代,游戏行业还处于发展初期,那时图形技术还相对落后,粗糙像素构成的画面,还远远谈不上真实性。后来随着CD容量的大幅增长,游戏足以承载较长的视频文件,有些厂商灵机一动,将真实的照片、视频放入游戏当中,用有限的机能呈现出了极度真实的画面,借此吸引到了不少玩家。

当时的FMV游戏基本等于加了点互动操作的短片这类游戏被称为FMV(全动态影像游戏),在当时以根据分支选项播放影片的AVG为主,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将角色与场景拆分再拼合,实现了射击、格斗、动作冒险等复杂玩法的游戏。《街头霸王:电影版》就是用电影演员的动作素材拼接而成,让游戏和电影原作在质感上实现了高度契合,给《街霸》玩家带来了不少惊喜。

《街头霸王:电影版》FMV游戏逐渐吸引了索尼、EA和世嘉等许多厂商投入制作。其中世嘉对FMV游戏的热情很高,甚至专门与影视游戏公司合作来制作这类作品,在自家的MD、土星等主机上推出过不少,掀起了一股“玩电影”的风潮,其中还包含《野球拳》、《沙滩美女拼图》这种大家都懂的作品。

PS1上的《野球拳》其实是从世嘉主机上移植而来的可实际上,FMV游戏的制作并不简单。影片的拍摄成本往往要从200万到300万美元起,这在80、90年代对一款电子游戏来说是笔大数目。有些厂商还会邀请当时的好莱坞影星来拍摄FMV,史泰龙就曾为自己的电影《越空狂龙》制作过同名FMV游戏,借着演员与ip改编效应,取得了不错的销量和评价。

任务失败的话,史泰龙还会嘲讽你但对于一些小公司而言,别说知名演员了,他们甚至掏不出买一个好剧本的钱,权衡之下只好选择B级片的邪典套路:找些漂亮姑娘和精神小伙,用廉价的血浆和轻薄的衣物,拍摄出充满色情、血腥、异端内容的画面来吸引玩家。《收割者》中就有大量的邪教屠杀场景,《死亡地带》里也有露骨的性爱场面。虽然这些FMV游戏靠着眼球刺激卖得不错,但也因“过于张扬”遭受了诸多恶评。例如专注于看妹子被虐的《午夜陷阱》,就因为谋害、绑架女性等不良情节,被当时的美国参议院点名批评;而《真人快打》所呈现的真人处决技因过于血腥也引发了不少负面讨论。FMV游戏的社会风评变得很糟糕,这让游戏市场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不过往好的一面看,此举也间接促使了分级制度的产生。

《收割者》的许多情节都相当反人类

《午夜陷阱》也算是一大FMV名作,甚至在PS4上推出了重制版但真正压垮FMV游戏的最后一根稻草,仍然来源于它自身的局限性。当时大多FMV游戏以播片为主,即便是互动性强一些的格斗、射击游戏,实际表现也非常僵硬。本质上玩家控制的是一张帧数很低的“gif动图”,在有限的CD容量内,难以将角色的每一种动作都预先录入其中。伴随着模型与渲染技术的不断更新,玩家们开始对这些“高清纸片人”游戏失去兴趣,风靡一时的真人影像玩法逐渐被淘汰,FMV游戏开始衰落,最终淡出了主流玩家的视线。

这是一款功夫题材的第一人称格斗游戏……别走!我还需要你的演技

不过真人影像并没有完全被游戏放弃,它仍然有一项难以取代的作用,那就是充当过场动画。大家都很熟悉的《红警》系列,就会在关卡之间插入一段看似严肃但却相当幽默的真人任务简报。在高质量CG动画需要花费大笔资金,而即时演算的过场效果也并不理想的时代,《红警》选择拍摄真人影像作为过场,且制作水平和演员表现都较为专业,最终成为了无数玩家心中的经典。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真人影片不会影响游戏本身的RTS玩法,所以即便国内流行的一些盗版红警删去了真人过场,大家仍能玩到不可自拔。

尤里是那个年代知名的一大光头角色反观卡普空在《生化危机1》原版制作的真人开场动画,就多少显得有些廉价了。这帮穿着Cosplay服装,表现也不太专业的群众演员,在黑咕隆咚的野外被野狗追逐,甚至连僵尸的画面都没有出现(只有几声吼叫),以目前的眼光来看,质量和粉丝制作的同人短片差不多。此后的《生化危机》作品都没有再使用真人影像,转而采用了综合效果更好的CG。

演员其实都很好看,就是演技有点尬当今的CG技术和即时演算已经相当成熟,仍在使用真人过场的游戏已经不多了。只是有个厂商对于真人影像相当执着,甚至到了“魔怔”的程度,那就是制作《量子破碎》的公司Remedy。

在游玩《量子破碎》的过程中,章节之间将会插播长达二十多分钟的真人美剧,虽然影片的摄制水平很高,但在一款动作射击游戏里强行播放这么长的影片,也让不少玩家满头问号。倒不是说《量子破碎》不能用CG或即时演算做过场,而是因为它所追求的画面质感、影片节奏和角色演技,都是单纯以游戏形式较难实现的内容,换句话说,这是非真人影像不可的工作。

玩家们对于《量子破碎》里插播的真人影像,评价也有些两极分化此外就目前游戏的模型技术而言,“演技”仍然与真人存在着一定差距。曾经《黑色洛城》为了让NPC的表现拟真,使用了非常先进的面部捕捉技术,让NPC实现了微表情与微动作,甚至达到了“玩家通过观察NPC面部表情都能识别出罪犯”的程度。但结果却算不上十分理想,因为犯人所表现出的视线游移、目光闪躲等小动作过于刻意,玩家实际体验也并没那么真实。相比之下,曾获TGA最佳表演奖的《她的故事》的女演员,就凭着女演员的精彩发挥,将角色的微表情演绎的很自然、真实,玩家要一边细致的观察,一边凭借直觉和经验,去判断动作背后隐藏的信息。因此一些对角色演技有较高追求的作品,有时还会选择用真人影像来代替。

《她的故事》里角色的表演相当自然当然,这层差距如今也正逐渐缩小,在全部使用即时演算过场的《最后生还者2》中,我们已经能够从角色的表情中读出生动且复杂的情感,游戏角色的动作表情距离以假乱真也许不再遥远。

《最后生还者2》中角色的演技令人赞叹与此同时,互动网络视频与真人影像游戏之间也不再泾渭分明。B站的互动视频玩法,让观众可以根据视频中的不同选项,进入其他分支片段。这让不少UP主发挥创意,比如“神奇的老皮”就在真人表演的基础上,添加了华丽的特效,让暴打魔王、变身高达等看似尴尬的行动,变得劲爆又具观赏性。甚至像网飞这样的流媒体巨头,也开始搞互动影视的“跨界”:聚焦科技与讽刺的电视剧《黑镜》就曾推出过一部互动集,让玩家在观看视频时做出选择,还顺便玩了一把“元叙事”,让剧中人直接与操控选项的观众对话,进一步让游戏、影视与现实产生交叉。

当玩家控制的角色发现自己是被控制了之后……结语

回顾真人影像在游戏中走过的这些年,会有种电影与游戏之间的界限已经逐渐模糊的感觉。人们在探索电子游戏可能性的同时,也学习了许多电影的叙事手法和镜头运用,就像小岛秀夫的《死亡搁浅》;而如今的一些电影,也反过来被游戏具备的选择机制和沉浸体验所影响,就像《黑镜》与《硬核亨利》。

《硬核亨利》全程使用第一人称镜头拍摄,相当具有代入感。

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既能在游戏中享受到电影级的画面质感与镜头表现,同时也能自由控制演技出色、形象写实的真人角色,那一定是最好的游戏了。真的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游戏行业花费了几十年,只是为了我们能更好的“玩电影”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