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马岛之鬼之志村家原型宗家与对马岛的历史

《对马岛之魂》是由美国Sucker Punch工作室制作的一部开放世界动作冒险类游戏。 [1-2] 游戏于2017年的法国巴黎游戏展公布,计划于2020年7月17日由索尼在PlayStation 4平台发行。

对马岛之鬼的故事发生在第一次元日战争“文永之役”(文永十一年,公元1274年)期间,蒙元方的主帅是忻都(《高丽史》称其为忽敦),多半就是游戏中的赫通汗;一开始进行“一骑讨”(其实不算是)的安达晴信自称其为“安达义信”之后,笔者并没有查到“安达义信”是谁,但是安达氏之中最为赫赫有名的当属跟随源赖朝的安达盛长,而从名字来看也许安达家最重要的振兴之主安达义景也可能是人物原型(考虑到文永之役发生的时候义景已经去世20年了也未尝不可自称为其后裔);主角方首领当为对马岛掌控者宗氏家族的二代当主宗助国(其首级塚与身体塚均在今天对马岛),主角境井仁当为其义子之一(游戏里面是外甥,实际情况是宗助国身边跟随了18个儿子及义子),80骑对蒙元大军决死冲锋以致全军覆没。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战斗实际上发生在壹岐岛而不是对马岛。

文永之役所处的时代对于战役双方来说都是微妙的,对于日本来说,彼时方进入镰仓幕府时期,对于具体战场的对马岛来说,彼时方为宗家的二代当主时期,在三十年前剿灭对马岛最大势力阿比留(同为在厅官人)而一举从在厅官人跃升为对马岛实际掌控者,对于蒙元来说,彼时忽必烈刚定名大元颁行天下。从这个角度而言,参战双方都是刚进入一个历史新状态从而发生了碰撞,因此文永之役与这个新状态之间或多或少都会互相影响,影响往往会带来改变,改变意味着前后的不同,为此笔者打算讲讲对马岛之鬼故事发生时间——即文永之役——前后的对马岛,前到对马岛首次出现在史书中的时候,往后则到21世纪的今天。

志村原型–宗家在对马岛上的发迹史

宗家是九州惟宗家的分支,惟宗家有在太宰府当官人的,宗家大概是作为惟宗家旁支到对马岛去生根发芽的。宗家原本只是对马岛的在厅官人,在厅官人往往是由地方豪族担任的国衙官员,对此首先要解释一下其所属的目代制度,其简要介绍如下:目代,是奈良、平安和镰仓时代地方官私派的代理人的别称。一般指国司(国守)和知行国(领国)的知行主(领主)的代官。平安时代中期以后,律令制废弛,国司遥任与知行国制逐渐盛行,国司或知行国主常委派本族子弟或家人为私人的代理人,下赴任国国衙,以留守所长官的身份统率在厅官人,代行政务。随着律令制的衰落,目代在地方逐渐掌握实权。幕府制度建立后,因国司制衰落而消失。至室町时代,武家亦称私设的代官为目代。历史上宗家打败阿比留后掌控了对马岛,游戏里志村曾经的对手是遣川家,遣川家发动了叛乱但被打败,几乎被灭族。但是遣川家的幸存者依然掌控有部分丰玉地区,这其实意味着志村(宗家)在对马岛上的统治还不稳固。

从上述简介中可以看出,目代统领在厅官人对地方进行管理。但是目代属于外来官员,在厅官人属于本地豪族,二者往往会发生龃龉。后来四代当主宗盛国承认镰仓幕府对对马岛的支配权,当时对马岛所属为九州第一豪族少贰氏(少贰氏也是著名御家人,北九州风起云涌的参与者,时为四国两岛守护,下文元日战争会提及他们),宗盛国被少贰氏授予守护代的身份。

后来今川氏(时任镇西探题的今川了俊)在观应之乱(公元1350年)后借助“水岛事件”发难,取代少贰氏成为对马守护。这件事简要说来,即是少贰氏为足利尊氏立过功,但是足利尊氏建立幕府之后打压他们,于是少贰氏心怀不满与幕府对抗。少贰氏被幕府击败后,今川了俊获得了对马岛的名义统治权。后今川氏也因不明原因(一说是失去靠山斯波家,一说是九州势力做大)失势而被解职,宗盛国正式由对马守护代升任为对马守护。守护代只是代理主君守护的地方官,对马岛原本名义上的掌控人是今川家,宗盛国升任任守护意味着宗氏直接向幕府靠拢。游戏里面志村能直接向幕府求援,与幕府将军联系,历史上的宗家(志村的原型宗助国)并没有这样的权力,实际上的链条应该是宗家—少贰氏—北条氏(幕府掌权者),幕府的援军也没有到达对马岛,而是在九州岛抗击蒙古军。

与游戏不同,宗家实际上没有在文永之役中全数死亡。在第二次元日战争的弘安之役(1281年)中宗家又被屠杀了一遍。幸运的是,宗家在两次屠杀后仍然有幸存者,并且维持住了武家统治地位。在各种因缘际会和政治斗争当中,宗家也逐渐发达,成为了对马岛名义上与实际上的地方大佬——对马守护。值得一提的是,对马守护是日本皇室官制—太政官制度中的国司,为置于各国的地方官,总管该国行政、司法、警备等一切政务。各国根据人口分为大、上、中、下四类,对马则是最次的下国之一。

境井家在《对马岛之魂》里与志村有姻亲关系,但是境井家在历史上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记,中文资料中也找不到境井家可能的原型是什么。境井与酒井读音相似(翻译成罗马音后都读sakai),但是酒井家开始出名要等到战国时期了。在游戏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境井家似乎只在青海村(家宅所在)附近有一定势力,参与平定了遣川之乱。主角境井仁的父亲死后,仁就跟随了志村大人,境井家不是对马岛地头,家族规模也比较小,且与日本本土势力缺少联系。因而基本可以确定境井家是SP虚构且没有现实原型的家族了。

舅舅志村,原型是宗助国

日韩蒙元战争前后在对马岛的拉锯

  关于对马岛最前能够来到陈寿所著的《三国志》,《魏书》载“倭人在带方东南大海之中,依山岛为国邑。旧百馀国,汉时有朝见者,今使译所通三十国。从郡至倭,循海岸水行,历韩国,乍南乍东,到其北岸狗邪韩国,七千馀里,始度一海,千馀里至对马国。其大官曰卑狗,副曰卑奴母离。所居绝岛,方可四百馀里,土地山险,多深林,道路如禽鹿径。有千馀户,无良田,食海物自活,乖船南北巿籴”,这段文字很直白揭露了对马岛在日韩之间的地理位置,乖船南北巿籴意味着对马岛在早期与朝鲜半岛和日本国都有相当的联系。对马岛与朝鲜半岛的实际距离非常短,仅有五十公里(与魏书相差很多)。

对马岛的尴尬位置

日韩之间的冲突首先爆发在新罗入寇,公元八-十世纪时新罗南部沿海的流民与海盗经常袭扰日本北九州(尤其是对马岛),其中弘仁年间(811年)就有新罗船只登陆对马岛并进行侵扰,之后被岛民解决,为此日本在对马岛设立新罗语翻译并加强守备力量;此后的贞观宽平与长德年间(874及892年)均有新罗贼侵扰对马岛的情况,贞观年间(870年)新罗建造大船鸣号进行军事演习,据传言是为了攻取对马岛,宽平年间有四十五艘海盗船进犯对马岛,长德年间不确定是奄美岛人还是高丽人进犯,但对马岛也受到侵害。可以想见,在这两百年间新罗贼频繁入寇对于对马岛造成了一定的伤害,至于这些进犯是否影响塑造了对马岛民对外来敌人的态度,就很难说了。

在新罗入寇直到文永之役这两三百年时间中,对马岛并没有再发生大型历史事件,而关于文永之役,想来大家游玩对马岛之鬼或多或少就能体会一二,本文不多细讲,时间来到第二次元日战争,即弘安之役。弘安之役甫一开始,元军即攻上对马岛,之后元军没有听从忽必烈的命令,大肆屠杀劫掠,对马岛时隔七年再度血染。在弘安之役之中,时年八十四岁的镇西奉行少贰资能亲自上阵英勇杀敌,伤重不治而亡。其子少贰经资与少贰景资同样英勇抗敌,景资曾在文永之役中射伤时任元军征东左副都元帅刘复亨引起忻都退兵。然而经资与景资后来在霜月骚动(弘安之役四年后)导致的岩门合战中双双身死(支持平赖纲的经资出兵讨灭支持安达泰盛的景资,兄弟二人不仅在政治立场上有分别,同时关于家督之位也有争执,最终酿成骨肉相残的局面。同年上文提及的安达家的家主安达泰盛也在其中被冠以谋反的罪名抄家灭族)。少贰家在观应之乱后消耗巨大,并于永禄年间被龙造寺隆信彻底击败,作为宗家的依靠彻底覆灭,这意味着宗家最后没能在日本本土大陆拓展势力,只剩下了对马岛。

弘安之役后对马岛相对平静地有了一段时间的发展,并与朝鲜进行了贸易活动。但是作为日韩之间的战略要地,韩日在对马岛上的冲突迟早会发生。先是爆发了作为新罗入寇延续的应永外寇(1419年,即李从茂发动的己亥东征),对马岛迫于生计(也可能并不是迫于生计,据言当时对马岛虽然仍为宗家掌权,但实权已被倭寇头目掌握,对马岛倭寇劫掠大明,同时也侵袭朝鲜)掳掠了忠清道和黄海道等地。李氏朝鲜遂发兵对马岛,当时兵力远弱于朝鲜的对马岛宗家惨败于李氏朝鲜,签订了《嘉吉条约》(即《癸亥约定》),表示对马岛承认朝鲜的宗主地位,而朝鲜每年给对马提供资源支持。《嘉吉条约》为对马岛在日韩之中发挥贸易中转职能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

对马岛在大地图上非常小

但是正如日本难以忍受韩寇一样,朝鲜也难以忍受倭寇,对马岛虽然签署了条约,但此后仍有非官方的倭寇行为,朝鲜不堪其扰并颁发了三浦入港限令。在因此而爆发的三浦之乱(1510年)中,宗家当主宗盛弘率兵登陆朝鲜熊川保护暴动者,结果被朝鲜军攻杀。此后对马岛被朝鲜惩罚,削减了贸易往来与资源支持。最后便是日韩战争——文禄庆长之役(1592-1598年),文禄庆长之役中对马岛精壮尽失元气大伤。战争之后日韩积极恢复贸易关系,签订了《庆长条约》(即《己酉约定》),朝鲜允许对马宗氏代表日本于釜山开设倭馆进行外交活动。德川家康念对马宗家在朝日关系恢复中功劳甚巨,封其为十万石格大名(早前丰臣秀吉曾封给萨摩出水郡一万石领地,这几乎等同于整个对马岛的经济产出),对马岛也经历了几代当主的休养生息再度恢复。

步入近代的对马岛

往后的时光中对马岛一直平静发展着,同日本其他的藩国一样,进入近代之后在政治选择上陷入了倒幕和勤王的困境之中,在经济政治上陷入了难以为继的发展困境之中(据说幕府大老井伊直弼曾打算将宗家移封到近畿地方后来因为被刺杀而作罢)。宗义达清理了内部支持幕府的家老,其子宗重正于1884年《华族令》颁发后被封为伯爵。尽管伯爵之上仍有公侯爵,但与宗重正同为伯爵的仍有乃木希典、山本权兵卫、寺内正毅、陆奥宗光等功勋卓越、声名显赫之人,宗重正与之相比并没有什么个人能力的表现,主要原因还是其为旧对马藩藩主。

在对外事项上则是再度被外敌侵袭,俄国军舰试图强占对马岛:文久年间(1861年)俄国军舰波萨得尼柯号停泊在对马芋崎浦,以修船为名进行永久性设施的建造活动,舰长毕里列夫还向已经明确表示反对的对马藩要求提供粮食和妓女,此事最后在岛民的坚决抵抗和国际环境制约之下不了了之,但是从中已然可以看出日本当时面临列强环伺的危险局面,诸岛面临被军事占领的风险。巧的是半个世纪后日俄海战的决战就发生在对马海峡,日本海军打出了“皇国兴废在此一战”的旗号并最终击破俄国海军,跻身当世列强,世事恍如梦幻,不过如此。

关于对马岛最后要说的就是日韩纷争了,日韩在海岛问题上一直纠缠不休,除开前文提及的新罗入寇、应永外寇、三浦之乱、文禄庆长之役以外,尽管进入近现代后,列强环伺之下,痛苦挣扎的朝鲜与日本走出了不同的道路,但是对于领海权的争夺从未停过:1949年的时候李承晚政府就有意与日本商讨对马岛归属;到了今天,韩国仍会因为日本设立了竹岛日而转而设立对马岛日用纪念日期的方式以宣誓主权进行回击。目前的对马岛属日本长崎县管辖。

你了解了吗?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对马岛之鬼之志村家原型宗家与对马岛的历史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