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搬运工也是印钞机的农夫山泉,为什么不缺钱也要上市?

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要上市了。

8月25日,农夫山泉公司公布招股计划,将赴香港交易所上市,计划向全球发行3.88亿股H股,定价区间在每股19.50港元至21.50港元,募资款项约为77.68亿港币。

在券商开放认购后,农夫山泉当天就获得超额认购244倍,11家券商合计为其借出孖展额即保证金超1300亿港元。

这个成绩有多优秀?我们举一个直观的例子,2019年阿里巴巴回归香港进行二次上市时,连续5日招股最终获得了大约42倍的超额认购。

而根据老虎证券的数据统计显示,截止到8月27日下午15时,农夫山泉的超额认购接近300倍,已募资额高达1750亿港元。按照发行价计算,农夫山泉的市值将达到2405亿港元,约合2150亿人民币。

超额认购300倍,农夫山泉为什么红得发紫?

农夫山泉为什么能获得资本市场的热捧?远超同侪的发展速度是根本原因。

首先来看看行业数据,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套,自2012年超越康师傅做上行业头把交椅以来,近8年以来,农夫山泉的包装饮用水一直保有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

更令很多人想不到的是,卖水是一门可以赚大钱的好生意。

根据农夫山泉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2019年间,农夫山泉分别实现营收174.9亿元、204.8亿元以及240.2亿元,过去几年复合增长率达17.2%,同时分别实现净利润33.9亿元、36.1亿元以及49.5亿元,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1.0%。

这一增速远远超过同业水平,根据弗若斯沙利文报告,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增速在5.5%左右,全球软饮料行业增速约为3%。

在盈利能力方面,农夫山泉的表现也非常惊人。2019年,农夫山泉综合毛利率高达55.4%,抛开功能饮料、茶饮料和果汁等其他业务板块不谈,我们仅来看为之贡献了超55%营收的包装饮用水产品,这方面农夫山泉的毛利率就高达60.2%,相当于一瓶2块钱的饮用水,农夫山泉可以获得1.2块钱的差额收入,算是生产行业的“暴利”水平了。

毛利率之所以高得惊人,在于农夫山泉饮用水的成本结构特殊。以2019年为例,包括PET、纸箱、标签、收缩膜等在内的塑料瓶生产及包装材料成本就占据了生产成本的63.1%,原材料成本也就是水的成本仅为4.7%。

同样根据其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2019年营收143.46亿,销售量1338.2万吨,每吨均价1072元。

一瓶农夫山泉矿泉水的净含量为550ml,按照每吨均价1072元计算,一瓶农夫山泉的出厂价是0.59元,再按照4.7%的水等原材料成本计算,一瓶农夫山泉的水成本是0.03元,而经过层层渠道经销商之后,这瓶水的价格上浮了3倍多定价2元卖出。

以此计算,在你购买一瓶农夫山泉花费的2元钱中,只有1分钱是真正用来买水的。

既是搬运工也是印钞机,农夫山泉到底卖的啥?

虽然消费者习惯把瓶装水都叫做“矿泉水”,但其实这一领域按产品类别划分有四大类,分别是纯净水、天然矿泉水、天然水和其他饮用水。

举个例子,娃哈哈、康师傅等品牌售价1元、1.5元的产品就是纯净水,2元一瓶的农夫山泉则是天然水。

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天然水的水源是自然水,比如地下形成的泉水、自流井水等地表水或地下水,而纯净水的水源则没有要求,以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水为原水即可,比如从市政系统或者公用供水系统引出的自来水经过处理加工也可以制成纯净水,但就不能作为天然水。

天然矿泉水是天然水的进阶版,其本身是指存在岩层中的地下矿水,一般在地层深部循环形成,含有一定量的矿物质、微量元素或其他成分,在一定区域未受污染并采取预防措施避免污染。

而天然水需要达到国标规定的八项界限指标——包括锂、锶、锌、碘化物、硒等微量元素含量最小值——中的一项或多项,才能称为天然矿泉水。

事实上,天然矿泉水的开采远比诸如天然水、纯净水可以从水库直接调水要更加严苛,前者甚至要先拿到采矿许可证——这是一个需要经过国土部门对所开采水源的评估和技术鉴定,然后通过公开拍卖,再走上数年流程才能通关的一道手续。

因为开采难度高、营养价值大,所以天然矿泉水相对其他几个品类更高端,价格也更高,比如知名度较高的依云就是天然矿泉水。

回到农夫山泉这家公司,正如其经典广告词“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所说,其所做的事似乎就是采水、运水和卖水。

那么农夫山泉一年卖1300多万吨水,真的有这么多湖水、山泉水、地下水可供其“搬运”吗?答案是肯定的。

目前,农夫山泉在国内共有千岛湖、万绿湖、峨眉山、长白山、丹江口等10处水源生产基地。

仅以千岛湖为例,千岛湖水域面积达580平方公里,蓄水量约178亿立方米。按照农夫山泉2019年的包装饮用水销量计算,这意味着抛开上游补给不谈,需要1400个农夫山泉生产基地全力运转一年才能把千岛湖的水抽干。

现在只有一个农夫山泉,千岛湖也只是农夫山泉的10个水源地之一。

所以很大程度上,是农夫山泉需要加大生产力度,搬运更多的水,而非去担心农夫山泉会不会掏空长白山、丹江口。

能赚钱也不缺钱,农夫山泉为什么还要上市?

运作简单,赚钱轻松,能赚钱又不缺钱的农夫山泉为什么还要上市谋求融资?

招股书指出,农夫山泉这次募资将主要用于持续进行品牌建设、稳步提升分销广度和单店销售额、进一步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及探索海外市场机会。

与此同时,招股书中还透露,截至2020年3月31日,农夫山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0.81亿元,而在此前3个月里,农夫山泉的银行贷款共增加了15.5亿元。这也被包含在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内。

换句话说,真正属于农夫山泉的自有现金流只剩下了5.31亿。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或许是,在成为印钞机的同时,农夫山泉也在大手笔的花钱——并不是推动产品创新或者扩大生产规模,而是分红。

在上市前的三个财年,农夫山泉共给原有股东派息103亿元,仅2019年就完成派息96亿元,比此次上市募资金额还要,2020年一季度再度派息9亿元,且已经于4月支付完成。

而其招股公告还指出,农夫山泉将于全球发售完成前派息78亿于现在股东。以此计算,从2017年~2020年5月,农夫山泉累计盈利138.83亿元,累计派息190.34亿。持有农夫山泉87.4472%的权益的董事长钟睒睒也因此获得派息分红90.37亿元。

不仅把利润全部分红出去了,甚至连通过上市计划募集的资金也提前分掉了,更有意思的是,农夫山泉在2019年还借款10亿元以弥补分红96亿元造成的现金流失。

正如其招股书对于募资用途的说明,一家企业要健康发展,必然需要不断将资金投入技术研发、产品创新、扩大规模等用途,资金从哪来?盈利、借贷或融资。

一边不惜借贷也要大手笔分红,一边寻求上市到二级市场圈钱融资,这是什么道理?我只能说,可能农夫山泉是真的缺钱发展吧。

不过话说回来,上市前分红与上市融资之间不矛盾也不违规,这样既可以向股东分配更多收益,又能实现低成本融资以应对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

毕竟不止是包装饮用水,包括功能饮料,茶饮料和果汁所在的软饮料市场已经成为各大企业竞相布局的领域,伊利、雀巢、景田等众多巨头纷纷推出相关产品,农夫山泉通过上市可以将目前保有的优势进一步转化扩大,甚至成为行业标杆企业。

毕竟农夫山泉的底子和盈利能力实打实的摆在那里,如今其所收获的资本市场热捧也印证了这一点,或许在不远的未来,会有更多曾坚持不上市的同侪们走上这条路。

【本文作者陆离,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阑夕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是搬运工也是印钞机的农夫山泉,为什么不缺钱也要上市?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