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万人受骗,又一家长租公寓轰然倒下!

8月,一道道惊雷在杭州长租公寓市场炸响。

8月29日,杭州众多房东和租客得到消息:长租公寓巢客跑路了。消息来源于巢客前员工,这些员工离职后主动将老东家卷款跑路的噩耗告知房东和租客。

在得知巢客卷款跑路后,为了维权,巢客的房东和租客已建立10多个维权微信群,现在不少已满员。

据了解,巢客隶属于杭州适享科技,在杭州的占有率不低,涉及的房东数量总量很可能超过万人,涉案金额难以估量。参考同样暴雷的友客,据“楼市杭州”的不完全统计,被骗租客近1500人,涉案金额高达近4000万,那么这次巢客的涉案金额又将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

在受影响的租客当中,有居住了1年后刚办理续租的老租客,也有刚租几天还未拿到合同的新租客,甚至还有距离预产期仅20天的孕妇……

“要是房东把房子收走,那可怎么办?”一句话问出了所有租客的心声。

家住西溪金座的租客小丽对猎云网表示,就在自己合同签后搬进的5个月后,房东就在8月底找上门,表示没有收到巢客的9月房租,并对此与小丽进行了协商。

小丽的房东表示,希望能补差价给他,并且只能再继续租住3个月。据了解,小丽与巢客签订的租金为3050每月,一次性交付1年,而房东和巢客签的价格为4600每月。

经协商,小丽愿意每个月补2300的差价给房东,并居住到11月30日。如此一来,小丽每月的房租相当于5350每月,而市场上同类型的60平两房loft一般在4000到4300元每月。

猎云网记者在7月底曾与巢客的工作人员接触。同类型月租金在3200-3600元的一居室,巢客仅仅标了2100元,并且猎云网与工作人员多次确认,确定月租金为2100元(年付),而半年付的月租金虽有上浮但依然远低于市场价。

按照工作人员的说法“这个价格是真实的”、“我们刚换了老板,做优惠活动”、“毕业季,需求大,我们薄利多销”……现在看来,这些话术确实有很多不符合逻辑的地方,但对于焦急找房、缺乏社会经验的求租者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

维权群热火朝天,也有大量的租客往派出所涌入,他们希望能够在合同范围内,将租期租满,但是另一边,没有收到租金的房东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想着赶紧把租客请出门。

如此一来,像小丽这样愿意协商、补差价的租客成了少数,大部分租客和房东形成了水火不容的两派局势。

“房东直接赶人的确很过分,但是我认为先不要和房东搞僵,毕竟互掐是巢客想看到的结果。”在小丽看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双方都是受害者,最后都有所损失,这是不可避免的。

“年付几万元对于很多租客来说很不容易,有些还是刷卡付的房租。维权群里加上一些人的煽动,大家的心态很容易崩。”

其实爆雷并非偶然,网络上早就有巢客租房出现问题的内容,小丽也早有所警觉,多次去问中介,但每次都被告知“公司运营很好”。截至今日,猎云网通过租户给的联系方式,都还无法联系上巢客的前中介。

甚至,巢客的公众号“适享科技”在8月依然在辟谣、更新,8月28日,也就是被曝跑路的前一天,公众号还发了一篇题为《请问,房子托管给适享科技靠谱吗?》。

与小丽不同,家住杭州飞鸟客的小斌则已租巢客的房子一年有余。小斌是半年付,目前居住的房子巢客这边半年付是2200一月,年付是1900一月,而房东直租则是需要2600一月。

面对巢客目前的现况,小斌坦言:“租了1年多没出事,没想到…”

小斌表示,自己社会经验少,法律意识也淡薄,出事前也从来不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

“房东和租客都亏钱,但是房东却要赶租客走,让租客承担损失,但这其实是房东和中介的纠纷啊!”在小斌看来,房东委托给中介出租,现在有收到租金,是二者之间的纠纷,和租客没有直接关系。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房东不找中介,不起诉中介却试图违法驱赶租客,让中介公司从中得利。“群里有人刚交完一年房租,还没搬进去的租客跟房东协商,房东让他再交1年。”

小斌表示,很多租客缺少房东和中介委托房子出租的合同,中介并没有给到他们,他也是其中之一。“现在中介跑了,我们态度强硬的就是先住着,房东来赶,就报警。房东只能起诉我们,等法院判决。”

对租客而言,已经支付了1年房租的他们只能通过协商和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居住权益。

对于房东来说,同样揪心,一方面是每个月的房贷,一方面是收不到应得的租金。

摆在租客与房东面前的,唯有法律途径了。

关键信息频繁更换,变个“马甲”故技重施

天眼查APP显示,巢客的关联公司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由上海云栖物业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而后者是上海寓意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2019年7月8日,“杭州巢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变更为“杭州巢客遇家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3月25日,公司名称变更为“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

巢客的公司地址也出现多次变动,2019年1月,巢客从万亚名城搬至中赢国际商务大厦,2020年3月中旬,又搬到了来福士中心。猎云网走访后发现,最新的公司地址早已入驻了新的企业,据知情人士称,早在一两个月前,巢客便已搬离,不知去向。

此外,公司高管、法人也出现频繁变动。今年以来,该公司共发生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4月17日,原法人张嘉龙退出,由黄大坤接任,4个月后,巢客的法人又换人了,新法人陈挺上任。

8月中旬,上海寓意物业涉嫌收租跑路,有网友爆料称涉案金额预计达到十亿。

但无论如何变更,张嘉龙、黄大坤、陈挺这三人都与巢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此外,天眼查APP显示,从2019年8月至今,适享科技(含杭州巢客、巢客遇家及子公司)身上的官司就从没停过,一年时间共计112条开庭公告,其中97条发生在今年5月之后。

但几乎所有的诉讼都以原告撤诉告终。

换个马甲重新来过的操作已经不新鲜了。无独有偶,同样被曝租客押金难退、房东租金难收的趣居也用了这个套路。据称,至少有900套房子涉案。

趣居的前身是乐伽,就是早前在杭州暴雷的乐伽。

这些暴雷跑路的长租公寓都有一些共性:一是高收低租,也就是用低租金作为诱饵,要求租客一次性支付一年甚至三年的房租;二是暴雷之前法人频繁变更,暴雷之后换个新平台、新名字故技重施。

假租房,真诈骗?专业人士怎么说

业内人士对猎云网表示,巢客一开始就是骗局,甚至不能算是长租公寓的玩家。“全行业都痛恨这种企业,高收低租,就是诈骗。”

据猎云网不完全统计,仅今年8月,就有15家长租公寓爆雷,究其原因,无一例外均是“高收低租”的业务模式。

但是今年8月却并非是长租公寓第一次集体出事。据不完全统计,早在2019年之前,已经至少有20家长租公寓爆仓,包括爱公寓、上海寓见等知名公寓。而它们爆仓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资金链断裂。今年年初的疫情,更是将头部玩家青客推向了租金贷的风口浪尖。

长租公寓告别了2017年的创业风口,早已从单纯的中间商赚差价中演变出了新的玩法。面对不赚钱的长租行业,很多玩家开始进入了“杀猪式”创业,目标不是IPO,而是血洗租客和房东。

业内人士表示,巢客的骗局就是一个传销裂变。会有人去学习,也会有原班人马换公司换品牌,然后继续做同样的事情。

“所有在巢客呆过的人,如果都来做长租公寓,就会成为行业的毒瘤。”他表示,这类公司要求拿房和拿房量,而不管价格。“正常房子假设是2000元,然后你跟业主谈,我给你2500,但是你要给我返钱。在这里,这类公司不同级别的人有不同的权限,可以给业主涨价或给顾客降价。”

他认为,在这个骗局当中,部分业主和租客都存在贪小便宜的情况。

“其实他们这个模式,拿房的话期限可能就只有半年或者不到一年的时间,然后就马上走人,合同期限、跟业主谈的价格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给房东的房租只会付一次、两次,而租客的话会要求一次性付半年一年。”

对于租客来说,正常2000元月租的房子降到1600元那是真香的。甚至会有租客为了能够降租,主动答应给中介回扣。

“所以房东把房子委托给巢客们的时候,不知道这个价格不合理吗?租客低价租他们的房子,没有发现不合理吗?”

在他看来,巢客们是行业发展必经阶段中的产物,能杜绝巢客们的出现得从两点入手,第一是从市场端,业主们和租客们能不能从贪小便宜中觉醒;二是行业的立法标准化。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表示,长租公寓最近接连爆雷,暴露了该行业准入门槛低、监管不够严格、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等问题。在该模式下,涉及多个法律关系,包括中介(“二房东”)与房东之间的房屋租赁法律关系;中介与承租人之间的转租法律关系;房东与其房屋的物权关系,若采取“租金贷”,则还会牵扯到承租人与金融平台之间的贷款法律关系。

(文中小丽、小斌皆为化名)

【本文作者蛋总、八千,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超万人受骗,又一家长租公寓轰然倒下!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