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浪奇跌停!“洗衣液学扇贝”引深交所高度关注 两月前高管大面积换血

原标题:广州浪奇跌停!“洗衣液学扇贝”引深交所高度关注 两月前高管大面积换血

  广州浪奇(000523.SZ)5.72亿元“洗衣液”不翼而飞事件正在发酵。

  9月28日早盘,深交所高度关注,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要求公司披露“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二级市场上广州浪奇“一”字跌停,截至上午收盘,跌停线还压着近30万手卖盘。

  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公告,公司无法对存放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鸿燊公司)及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下称辉丰公司)的货物开展正常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相关存货价值为5.72亿元。

  近年来广州浪奇大量开展化工品贸易业务,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金额较大,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账面金额分别为36.94亿元、12.46亿元、15.71亿元,合计占总资产的75.35%。广州浪奇近期票据逾期、部分仲裁诉讼事项亦与贸易业务相关。

  深交所要求,补充披露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同时,说明公司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签署时间、双方主要权利义务、合同执行情况及历史合作情况等;说明本次存货异常情况的具体发现过程及最新核查进展。

  同时,深交所要求广州浪奇说明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对于期末存货的盘点过程,针对第三方仓储业务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及执行情况,盘点过程是否发现存在异常状况,如是,说明公司采取的应对措施。

  此外,结合近年来公司贸易业务的业务模式、与主要客户与供应商的业务往来(如购销数量、金额及具体内容,资金往来情况,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供应商与客户重叠情形等)、应收账款及预付账款的账龄及逾期情况、存货库龄与销售情况、票据管理情况等,说明公司贸易业务是否存在商业实质,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规模是否与公司业务匹配,你公司收入成本确认过程及依据,信用减值损失及存货跌价准备是否计提充足,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此外,深交所要求广州浪奇评估本次存货风险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成果的影响。

  此次存货丢失事件年审会计师也被卷入。深交所要求广州浪奇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的年审会计师说明就公司贸易业务真实性所执行的审计程序和获取的审计证据,对上述问题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广州浪奇2017年年报审计机构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2018年变更为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值得注意的是,界面新闻注意到,就在两个月前,广州浪奇刚经历了一次高层震荡。

  先是公司总经理陈建斌4月27日卸任总经理一职,拟调任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任职。随后7月30日陈建斌卸任副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职务,黄强卸任战略委员会、独董职务,王丽娟卸任审计委员会召集人、独董职务,王志刚卸任董秘一职,还有廖健、李云、符荣武、李峻峰等共8人集体去职。

  近一年多以来,广州浪奇还有关键高管层职位变动。广州浪奇原董事长于2019年5月28日因工作原因辞职,并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广州浪奇原财务总监、财务负责人王英杰2019年10月28日因到法定退休年龄而辞职。

  尽管上述高管层卸任多与任期届满相关,但届满后如此多的高管集体变更也难免异常。尤其是,延迟披露半年报、债务逾期事件、库存盘点事件均发生在高管层变更之后。

  存货事件横跨两任董事长、总经理任期,界面新闻致电广州浪奇原副董事长、总经理陈建斌,陈建斌表示,已离职不是公司高管,具体找广州浪奇了解。界面新闻问及广州浪奇是否向其了解情况,陈建斌表示,一切找公司,不方便说。

  一位参与广州浪奇上述事件人士表示,事情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但他对界面新闻表示,案子还没做完,不方便说。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DF358)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广州浪奇跌停!“洗衣液学扇贝”引深交所高度关注 两月前高管大面积换血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