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毛主席的入学考试,只写了四个字,震惊了师长

毛泽东所走的,正是以往他每天挑粪到田里去的那条路,现在挑的却是一套行李。竹竿一端是衣物,另一端是他心爱的书。他遇见了邻居那凹嘴巴、抠抠眼、没长胡子的很像老太婆的王老头。王老头停下蹒跚的脚步,用惊讶的目光注视毛泽东穿了布袜布鞋的脚。因为农夫和他们的孩子只有过年过节才会穿袜子。

“小毛,你穿了鞋袜看起来很神气哟!”

“我到学堂里去!”毛泽东不无骄傲地回答。

“你到学堂干什么去?”王老头带着疑惑的神情继续问。

“自然是去念书啦。”

“念书?”王老头一怔,接着便发出一阵聒耳大笑,“你去念书?哈哈哈,你还去念书!”

“难道我就不能读书?”毛泽东显出愤慨。

“你到什么学堂念书?”

“到大城里的东山小学。”

“噢,原来要进洋学堂!还要穿孝子一样的白衣裳呀!”王老头是说学校学生穿的白色校服,“你父母不是还活着吗?他们竟然让你去进那种洋学堂?那些洋规矩要把中国糟成个什么样?哼哼……别忘了你祖宗,你是种地的!进洋学堂?呸!”

毛泽东咬着下唇,忍耐着,终于忍不住大声说道:“你是落伍透顶的老顽固,你什么也不懂!”便转身大步而去。王老头仍然立在那里,带着一脸茫然不解的表情望着渐渐远去的少年。

下午,他终于渡过江,沿着一条用灰石子铺成的大路走了四五里,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建筑物,矗立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上。那规模使他想到祠庙,他在乡间所能见到的最大建筑物便是庙宇。

他对这座即将成为他学堂的“庙”注视良久,神情庄严、肃穆,带着暗暗的激动和振奋。

其实,这座学堂更像一座城堡,那一围石砌的高大坚固的围墙被小学生们称为“我们的万里长城”。毛泽东豪迈地走进“长城”的头一道大门,便看到了宽大的类似城壕的人工河。一座巨大的白色石桥横跨其上,毛泽东抖抖双肩,踏上桥头。他看到河里的游鱼,便举起一条手臂,作势欲抓。游鱼对他手臂所映出的影子并不惧怕,依然逍遥自在。毛泽东微微一笑,像对熟人那样礼貌地对鱼儿点点头,走过了石桥。

在石桥和学堂第二道门之间,有一片空地,十几个学生正在那里奔跑游戏。毛泽东挑着他的行李走过时,学生们停止游戏,打量着他,猜测是谁家的雇工送东西来了,或是哪位学生的挑夫闯了进来。毛泽东友好地望望他们,坦然向前走去。

可是,不到一分钟,校门内便传出喊声:“快来呀,都来看呀,有个穷小子要进学堂,跟门房吵起来啦!”

做游戏的学生们一窝蜂似的朝门房那里跑去。他们拥挤着围上去,只见毛泽东正在门房面前,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来上学的,我要进去。”

“你还想上学?就你这副样子?”门房歪着脖子打量毛泽东,讥嘲地撇着嘴,“你是不是没睡醒,还在说梦话?”

“我看是你没睡醒。如果你睡醒了就请你让开,我要进去见堂长。”

门房犹豫了,重新打量毛泽东。他疑惑这种穿戴的人居然不畏缩,不卑怯,居然会这样大胆傲慢!然而,他实在看不出毛泽东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他用力眨眨眼,试探地说:“我们这里不要种地的。”

毛泽东指一指围观的学生:“他们可以上学,种地的为啥不能上学?”

这一来,门房顿时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像受了戏弄一样发起怒来: “滚!臭小子,穷疯了,跑到这儿来撒泼,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来头呢!”

“噢——”学生们,那些富家子弟哄叫起来,“挑你的粪桶去吧!”

“他还穿鞋呢,他脚上有牛屎!”

便有几个学生蛮横地搜查毛泽东的行李。翻开包袱,他们看到的是一个蓝色的蚊帐,这是湖南的夏天任何农夫也要用的东西。两件由于日久和洗濯太多而变成灰色的旧衬衣,两件褪了色又补了补丁的长衫。而挑子另一头的竹篮里,放的是几本包了书皮的旧书。

“放下!不许动我的东西!”毛泽东大声抗议。

富家子弟们继续哄叫,毛泽东忽然跳上台阶,大吼一声:“安静!这是学堂还是强盗窝?你们放尊重些!”

哄闹声陡地落下,富家子弟们怔住了。

毛泽东迅速转身,望着门房:“我恳请你告诉堂长,说我要和他谈谈。”

“跟堂长谈谈?好大口气!你疯了,我可不傻。”

“既然你不去传话,我就要自己去了。”

“你敢!”门房怒喝一声。

“你敢!”“你敢!”“你敢!”

一群富家子弟威胁着站成一排,狐假虎威,挡住了校门。

毛泽东眯细了眼冷冷打量那一排人,鼻子里哼一声,拾起篮子和包袱,右手握紧了那根竹竿,昂然向里走,好像面前是片旷野,除了野草没有别的东西。

“滚开!你滚不滚?”正对毛泽东的学生一边威胁一边后退,两边的学生却从左右包围上来。毛泽东眼里像燃起了烈火,咄咄逼人;竹竿在拳头里握得咯咯响,以至于色厉内荏的学生没有一个敢先动手。

“堂长来了!堂长来了!”校门里忽然传出喊声。

那些哄闹的学生立刻退到两边,一副肃静回避的样子。

毛泽东也站住脚。只见一个穿长衫、留了八字胡的先生走过来,手里端着一支长烟杆。那烟杆是用竹子做的,足有三尺长,下边装着一个沉重的烟斗子。他迈着慢腾腾的方步,皱着眉头问:“什么事呀?你们吵闹什么?这是学堂!”

门房指着毛泽东说:“先生,这个穷小子要往里闯,还要找你。你愿意见他吗?你当然不愿意。我不许他闯,嘿,他还凶起来了。你瞧嘛,就是他!”

毛泽东上前一步,鞠了一躬:“先生,我是求学来的。我要进你的学堂读书。”

堂长拈着胡须,认真打量毛泽东。他似乎点了点头,转脸对门房说: “带他到我的办公室去。”

在堂长办公室,毛泽东站在办公桌前,勇敢而恭敬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请求:“先生,请你准许我进你的学堂读书。”

堂长望着这位不卑不亢很有勇气的学生,似有所动,用平和的声调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毛泽东。”

“毛泽东!”堂长慢慢咀嚼,“你住在哪里?”

“韶山,离这儿50里。”

“你在村里读过书吗?”

“我跟王先生读过两年书。”

“那么,你能阅读三年级的课本吗?”

“我没读过。但我能读《三国演义》和《水浒》。我还读了《盛世危言》,所以我想继续上学,多读些书。”

“你学过算术吗?”

“没有,先生。但是我会算账。”

“你写两行正楷字给我看看。”

毛泽东用那双劳动的大手,拿起笔来写下了龙飞凤舞、粗犷豪放的四个大字:我要上学!

“留下他吧,堂长,他会很有出息的。”一位姓胡的教员在旁边目睹了一切,深受感动地说。

于是,东山学堂的花名册上增加了一个名字——毛泽东。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少年毛主席的入学考试,只写了四个字,震惊了师长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