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人徐峥

B站可以看徐峥的电影了。

8月31日,B站以5.13亿港元战投欢喜传媒。时隔两年,B站从一开始成立哔哩哔哩影业,到如今斥巨资啃下欢喜传媒旗下所有影视作品及新作的独家外部播放权,B站正在出圈和内容两手抓。

B站与字节跳动互相“撬资源”的戏码并不少。今年6月份“巫师财经”的闹剧还未翻篇,B站这次就以比字节跳动略多的钱与欢喜传媒进行更深度的合作。

从长视频布局来看,字节跳动旗下有头条与抖音两大流量坐镇,B站有完整的社区内容生态护城河,短期内二者都需要进行版权争夺。

据了解,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和项绍琨联合创办,于2015年在香港上市,其股东包括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多位知名导演。

不少炙手可热的电影均出自欢喜传媒之手。其主要投资拍摄的作品包括《后来的我们》、《我不是药神》以及《疯狂的外星人》等。

接下来,B站也会圈起一波用户量。张一白导演的青春剧集新作《风犬少年的天空》和陈可辛导演的电影《夺冠》(原名:《中国女排》)都将落地在B站。

B站在长视频领域的野心也昭然可知。

未来,B站与欢喜传媒双方在长达五年的时间内将在电影、电视剧等领域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并围绕欢喜传媒旗下影视IP进行衍生开发。

其实,这并不是B站第一次试水影视公司。

早在2015年,B站就成立了哔哩哔哩影业。

《神探夏洛克》是哔哩哔哩影业参与的首个项目,这部电影于2016年1月4日上映,在国内取得了1.6亿票房。

另外,2016年哔哩哔哩影业作为联合出品公司,还参与投资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和动画电影《精灵王座》。

B站一直在为自己的“出圈”付诸努力。

B站广“出圈”

从2020年新年春晚,到《后浪》,再到《入海》,从内容出发的B站在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上打了场漂亮的连环战。

在与西瓜视频抗争上,B站很明显更占优势。

前段时间敖厂长的回归,也间接印证了西瓜视频与B站剑拔弩张背后各自的长短板。

B站用十年长跑培养出现在的社区文化与用户粘性,相比之下,杀入中长视频赛道的西瓜视频只投入了三年时间。

年初,字节跳动斥6.3亿元人民币获得欢喜传媒的《囧妈》等电影及网剧的版权,并在今日头条、抖音和西瓜视频三个平台免费播出。

《囧妈》在线首播三天就获得了1.8亿人次的观看量,给了字节跳动一份满意的答卷。

看到字节跳动尝到甜头,腾讯爱奇艺也慌了,很快迅速联合独播上线了甄子丹的院线电影《肥龙过江》,不过是付费观看,也同样吸引了一波大众的眼球。

不过,也有不少人表示“也就当时看了西瓜视频,后来就随手删掉,或者直接再也没打开过了”。

字节跳动布局长视频领域最早是从2018年开始,而B站更早地在2015年就成立了哔哩哔哩影业,论起打“影业争夺战”,两者的实力并不好说谁强谁弱。

西瓜视频一直是字节跳动的“亲儿子”,也在不断求变。从一开始“三选一”的头条视频、“All in”自制综艺到砸长视频版权,字节跳动财大气粗地为西瓜视频铺路。

互联网的“挖人”大战屡试不爽。前段时间,西瓜视频因重金撬走巫师财经,与B站正式“撕逼”。不过,被挖走的敖厂长却在西瓜视频试水后选择回到B站。

B站靠二次元起家

在用户增长方面,字节跳动确实能打出漂亮的仗。但是在构建社区上,脱胎于今日头条的西瓜视频显得没那么有底气。

西瓜视频一直想培养出优秀的创作者与完整的内容生态。只是,一味地高价挖人始终无法让西瓜视频破圈。

受限于分发与流量的商业化机制,西瓜视频很难与用户、创作者搭建起情感的桥梁。

想要重新构建社区生态,西瓜视频目前复杂的用户结构本身也是一大阻碍。其用户群体较为下沉,同时年龄构成也比较复杂,30岁以上用户占比在70%左右。

西瓜视频短兵相接,并不畏惧B站。但就像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第一阶段合作结束后,就与B站牵手一样,西瓜视频“留不住人”。

一位UP主就曾向锌财经表示,在内容创作与分发上更倾向于上B站而不是西瓜视频,主要考虑的关键点就是B站用户更年轻化,西瓜视频却偏中年化。

很显然,想要构建起社区文化的西瓜视频,其用户群体本身却是“束缚”。

好的社区生态,必然是平台依靠内容吸引用户,凭借社区氛围留住用户,继而用户再成为内容创作者,为平台提供更好的内容,形成良性循环。

西瓜视频和B站的明争暗斗还在继续。

【本文作者葛煜,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锌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摇摆人徐峥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