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被盯上原来是扎克伯格背后搞的鬼?

所谓包裹在「爱国主义」下的慷慨之词,恐怕只不过是他作为商人,为自己逐利的目标打的一个幌子罢了。

TikTok 和美国政府的对峙还在进行中。

8 月 23 日,在特朗普连续颁发行政令封杀 TikTok 后,字节跳动已经发布声明,会在今天,也就是 8 月 25 日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

尽管一些业内人士分析,与美国政府的谈判大局已定,字节跳动目前动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某种程度上是为了防止 TikTok 被迫廉价出售。

而诉讼是一场持久战,对 TikTok 而言,这可能是一个以小博大无法扭转局面的动作。做出这个选择更大的意义在于,自身立场和态度的伸张,可以说是 TikTok 的奋力一搏。

只不过抛开这些形式上的纷争,TikTok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白宫盯上的?是不是有幕后推手?之前其实鲜有信息被披露出来。

然而 8 月 23 日《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Stoked Washington’s Fears About TikTok的文章似乎打开了坊间八卦的匣子,侧面为 TikTok 被禁事件还原了一些真实的面貌。

台前惋惜,背后捅刀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特朗普政府之所以盯上了 TikTok,离不开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四处游说的「功劳」。

去年秋天,扎克伯特在华盛顿发表了一次关于言论自由的演讲。这次行程其实另有安排,小扎同时还向白宫释放了这样的信号:一些来自中国的科技公司,特别是目前在美国很流行的短视频分享 App——TikTok,对美国社会和安全已经产生了威胁。

面对乔治城大学的学生,小扎是这样评价 TikTok,这个日益壮大的 Facebook 对手的:TikTok 并不像 Facebook 一样承诺对用户言论自由的保护,它对美国价值观以及科技至上认知的维系产生了风险。

有线人透露称,扎克伯格这次华盛顿之行会见了许多白宫官员和法律制定者,而数周前他也提前到访华盛顿,向所有人传达了「TikTok 威胁论」的信息。

在十月底白宫行的私人晚宴上,扎克伯格向特朗普重申了这样的观点。他认为崛起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对美国商业造成了威胁,它们比 Facebook 的问题更严重,更值得谨慎对待。

更有亲身参与了这些会议的线人表示,扎克伯格和几位议员专门讨论了 TikTok 的问题。十月末,九月初已经和小扎见过面的共和党议员 Tom Cotton 和民主党议员 Chuck Schumer 致信国家情报官员,要求对 TikTok 发起调查。很快,特朗普政府就对 TikTok 开始了一项以「国家安全」为由的审查。今年春季,特朗普开始威胁要全面禁止 TikTok。本月初,特朗普签署总统行政令,要求 TikTok 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将其从 TikTok 的美国业务运营中完全剥离。

除了 Facebook,其他科技公司几乎不会受到 TikTok 崛起后产生的影响,所以小扎很有「先见」地做出了行动,不断给白宫吹枕边风,不断强化 TikTok 以及字节跳动存在的威胁论。

除了扎克伯格个人「张牙舞爪」似的努力外,Facebook 还成立了一个叫做 American Edge 的游说组织,通过广告的形式美化美国科技公司对美国经济、国家安全以及文化影响所产生的助推作用。据美国政治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给出的数据,2020 年上半年,Facebook 在政府游说上的成本支出远超其他科技公司。对比来看,2018 年,Facebook 在所有公司中只排到第八位。

不过只通过这些线人的信息,其实很难判定扎克伯格对特朗普政府最终对 TikTok 做出的一系列动作到底产生了何种程度的影响。共和党议员 Tom Cotton 的发言人表示,不对议员之前参加的会议做出评论。

当然白宫的回复就更官方了。针对小扎和特朗普的私人晚宴,一位白宫发言人表示「特朗普政府致力于保护所有美国人民,避免其遭受来自网络、关键基础设施、公共卫生和安全、经济以及国家安全方面的威胁。」

至于扎克伯格个人,Facebook 发言人 Andy Stone 称「扎克伯格本人并不记得在晚宴上有讨论过任何关于 TikTok 的话题。」他同时指出,扎克伯格在华盛顿发表的针对 TikTok 的言论,是希望通过强调 Facebook 对美国如今科技卓越地位成就的重要性,淡化其在反垄断以及监管方面的威胁作用。

在 Andy Stone 书面回复华尔街日报的信件中,他表示「我们对中国的态度一直很明确:我们必须要与之竞争。随着中国公司及其影响力的剧增,他们的价值观可能会对全球互联网世界造成影响,也会对美国社会的价值观形成冲击。」

而据 Buzzfeed News 报道称,在本月的一次员工会议上,扎克伯格认为特朗普总统发布的行政令「不受欢迎」,因为它产生的全球性负面作用可能会让 Facebook 的短期努力失衡。

当有员工问起 Facebook 是否有意竞购 TikTok 时,他表示拒绝对公司的商业决策发表评论。除此之外,他还表示对 TikTok 遭受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掉表示同情。

不过 Facebook「背后使阴招」的做法已经激怒了 TikTok。上个月,TikTok CEO Kevin Mayer 公开指责 Facebook 试图通过不公平的手段赢得竞争。

在官方一篇博文中,Mayer 指出,「在 TikTok,我们欢迎竞争。但我希望大家能把精力放在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这样的事情上,通过公平且公开的方式。而不是像我们的竞争对手,Facebook,使用恶意攻击的方式,把自己的行为包装成爱国主义,目的是让 TikTok 从美国市场消失。」

只能说,这一系列「骚操作」让扎克伯格之前苦心营造的「说中文、会包饺子」的「中国友好派」形象完全坍塌。

2010 年,小扎公开表示自己计划学普通话,而在 2009 年被禁掉之后,他数次公开到访中国,那时候据说 Facebook 在寻求回到中国市场的各种可能性。这些动作让扎克伯格在中国的知名度迅速攀升,圈粉无数,被中国网友戏称「中国女婿」。

但他的人设随着 7 月底国会的反垄断听证开始崩掉。

在其他几位大佬(库克、贝索斯、皮查)表示不认为中国公司存在偷盗美国技术的行为,他像个「傻白甜」一样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有证据可以表明中国政府从美国公司窃取技术。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扎克伯格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之前费尽心思表现出各种亲华举动,都是希望从中国获得市场利益。但一番努力之后,并没有如愿以偿。所以,目前他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否认,也是出于自身市场利益的需要。

只能说,小扎的演技十足的高。「台前惋惜,背后捅刀」这种戏码对他来说十分娴熟。

扎克伯格:为了利益,可以「不折手段」

TikTok 的表现显然让扎克伯格眼红。

TikTok 已经在美国拥有了超过 1 亿用户,对 Facebook 社交媒体老大的地位产生了实质性的威胁。据数据调研机构 Sensor Tower 提供的数据,2020 第一季度,TikTok App 下载量第一。对比来看,截止六月底,Facebook 在美国和加拿大地区的月活用户数为 2.56 亿。

按照小扎一贯的手法,他肯定不是没想过将 TikTok「吞掉」,只不过要将 TikTok 这样发展如日中天的竞争对手收入囊中,势必会招致反垄断机构的「骚扰」,所以从现实角度考虑,他采取了「背后捣乱」的方式,妄图通过游说折损 TikTok 一些元气。

「过去两年里,TikTok 在西方市场已经无人能及」商业智库团体 GroupM 全球主席 Brian Wiser 评论道,「扎克伯格很聪明,他想借助政府的力量来抑制这些新生力量。」

与此同时,Facebook 也在尝试从产品端进行围攻,舍弃掉奄奄一息的 Lasso 后,迅速在 Instagram 上推出了类似 TikTok 的功能——Reels。甚至想通过奖励的方式,试图把 TikTok 上的创作者们吸引过来,但前提是必须提供独家的视频内容。

但不管是 Lasso 还是 Reels,外界的评论都是「蹩脚的抄袭」,「只学到了皮没有瓤」……只单纯复制功能而没有适合用户生长的文化土壤,显然不大可能迅速复制 TikTok 的成功。

扎克伯格是一步步看着 TikTok 走到今天的。

2017 年,TikTok 的前身,美国初创公司 Musical.ly 开始在美国青少年群体走火,Facebook 考虑过将其收入囊中。但最终字节跳动抢先一步,随后将其更名为 TikTok。而错失了这样商业机会的扎克伯格,心里肯定是耿耿于怀。

去年十月,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发表的演讲中,扎克伯格将 TikTok 描述成「和美国价值观有冲突的一家公司。」他还公开批评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对内容进行审查,再次点名 TikTok,提出了「即便在美国,这种互联网公司是我们想要的吗?」这样的疑问。

几天后,据全国广播公司报道,扎克伯格和特朗普在白宫的私人晚宴上重申了自己的担忧,同时出席这的还有特朗普的女婿 Jared Kushner(2017 年被特朗普任命为白宫高级顾问)以及 Facebook 董事会成员 Peter Thiel(特朗普的支持者)。

有消息称,扎克伯格的团队同时也在和美国国会内对华的鹰派成员保持着紧密联系。他抱怨道,为什么 TikTok 能在美国市场运营,而包括 Facebook 在内的很多美国公司却无法染指中国市场。

去年 11 月,共和党议员 Josh Hawley 在一次听证会上(9 月的时候这位议员已经提前和扎克伯格见过面)表示,TikTok 对美国儿童的隐私产生了威胁。「对 Facebook 而言,它恐惧的可能是丢掉社交媒体的市场份额。但对其他人来说,我们担心的是其他事情。」

Hawley 的发言人 Kelli Ford 随后表示,议员对 TikTok 的担忧早于其和扎克伯格会面前。在她看来,Facebook 最近的游说行为,到处鼓吹「中国公司威胁论」的动作可以看做是其提升公司行业地位认知的公关策略。

如今 TikTok 的命运仍悬而未决。

随着特朗普政治禁令生效日期的逼近,目前除了微软,还有包括 Twitter、甲骨文、谷歌在内的其他公司表示参与到了对 TikTok 的竞购队伍中。假设最终某家公司如愿得到了 TikTok,那么它会立刻成为 Facebook 在美国最有实力和分量的竞争对手。

到时候,小扎又将使出怎样的狠招来对付自己的同胞公司,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所谓包裹在「爱国主义」下的慷慨之词,恐怕只不过是他作为商人,为自己逐利的目标打的一个幌子罢了。

【本文作者于本一,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TikTok 被盯上原来是扎克伯格背后搞的鬼?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