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40年,但深圳的造富浪潮才刚刚开始

一如主旋律所唱,深圳这座城市的建立,从一开始就是围绕着财富的梦想而展开。

但故事的开端却并不美好。一条深圳河两岸,贫富差异巨大。

1979年的深圳罗芳村,人均年收入是134元,而河对岸的香港新界罗芳村的人均年收入却高达13000元,相差近百倍。

改革开放初期,深受刺激的改革者在考察欧美国家和香港经济发展之后,决定把宝安、珠海划为出口基地,建设成对外生产、加工基地以及游览区。

1979年,广东将宝安县改为深圳市,珠海县改为珠海市,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设立。

在政策税收优惠、地价便宜、劳动力丰富、报酬只要香港工人几分之一的多重优势叠加吸引下,大批香港和外国资本开始在深圳投资建厂。

财富的闸门,由此缓缓抬起。

土地与财富

1984年,“老人”第一次南巡到了深圳,通往蛇口的路口竖起了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提出这个口号的就是当时负责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工作的袁庚,1981年,他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这句话。

随着这句话得到认可,速度和效率成了深圳的金字招牌,也成了深圳财富之路的秘诀。

一穷二白的经济特区里,首先冒出来的就是大量由华人华侨和外资投资的工厂和企业。经过第一个10年的发展,深圳从根本上改变了落后的面貌,建立起出口加工型的工业体系,外贸加工成为深圳崛起的主要动力。

“六五”期间(1981至1985年),深圳第二产业年均发展速度达到了86.9%,几乎每年翻一番,远高于第三产业的49.2%和第一产业的13.8%。

从“六五”到“十五”期间,深圳第二产业的发展速度在三大产业中始终居于首位。

与深圳外贸加工同步崛起的是房地产。毗邻香港的经济特区,从一开始就把香港的房地产学了过来,成为中国土地政策改革的先锋。

1980年,在深圳特区地方官员的大胆尝试下,中国第一个商品房小区东湖丽苑由深圳新成立的“深圳特区房地产公司”开发,楼还没动工,房子就在香港卖完了。

随后,尝到甜头的深圳特区房地产公司引进外商,独资开发了10个房地产项目,大量的土地收入为政府提供了投资资金,而大批建筑的拔地而起,则为深圳的商业繁荣和经济腾飞奠定了基础。

1980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对深圳自下而上的土地使用制度改革进行了肯定,“国有土地有偿使用”的原则和通过“外商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开发土地资源的做法,得到了法律上的认可。

1987年,深圳进行了新中国的第一场土地拍卖,拍卖了8588平方米的50年使用权,开创全国土地财政的先河。

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经商环境,深圳土地价格不断上涨,使得深圳特区成为“大地主”,可以利用土地财政来招商引资、做大经济基本盘。

从生产要素上看,深圳占据了土地、政策、资本、人力四方面的红利。以土地、政策、人力换取资本,以空间换时间,深圳的财富之梦不仅顺利启航,甚至实现了跨越式的追赶。

到2019年,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达到62522元,日常生活水平与对岸相差无几。

这一年,著名的城中村罗芳村迎来了旧改拆迁,一波千万富翁新鲜出炉。

新的财富高地

2014年,大学毕业的周萱来到深圳入职腾讯,拿着应届生工资的她一度曾感慨深圳的房价让人望洋兴叹,但短短几年后,在房价的暴涨中,周萱已经在市区购置了两套房产,收入和股票的增长速度,远远超出了她当初的想象。

据2019年腾讯Q1财报披露,腾讯员工薪酬达到人均7万/月,一时间引来无数“羡慕嫉妒恨”,虽然7万并非实际发到每个员工手上的钱,但腾讯高水平的薪资的确是深圳人财富梦想的缩影。

腾讯上市时的股票发行价为3.7港元,到2020年8月13日,腾讯收盘价510.00港元,市值4.9万亿港元。互联网和科技行业所创造的巨量财富,成为过去十多年里深圳财富增长的另一个主要动力。

特殊的历史发展路径,使得深圳在一开始时,聚集了大批国有企业和国资背景的经济体。

从深圳初期的上市企业就可以看出来,在90年代上市的企业中,国资背景企业占据了主导地位,从万科到大悦城,从平安银行到招商银行,从盐田港到华侨城……1979年到2019年,深圳国有经济以年均28.7%的速度,实现了总资产2.46万倍的增长。

但在2010年代,引领深圳新一轮的造富浪潮的弄潮儿已经转换了身份。财富最大的高地,是以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

仅2010年,深圳就有38家公司登陆A股。2010年之后,深圳上市公司数量迎来井喷,近十年上市的深圳企业数量是过去20年的2倍。

深圳的资本化进程大大加速,在这之前,深圳创业者赚的是实业的利润。而这之后,创业者们从资本市场中,收获了更多的财富。

2020年6月,深圳上市公司数量首次超过上海。

上市公司的大量涌现,让深圳人的财富增值速度领跑全国。数据统计显示,从2013年到2019年,深圳的银行存款增幅位居全国第一。从2013年的3.39万亿增长到了9.28万亿,翻了近三倍。

深圳的财富创造能力和资本的积累可见一斑。而制造财富的主角,已经从国家力量变成了科技色彩更浓的民营企业。

当科技新贵们插上翅膀,他们回过头继续置业,改善生活。2016-2020年,深圳的房地产价格狂飙猛进,涨幅领先的正是各处的豪华别墅大宅。

2015年,深圳楼市新房成交均价2.8万/平方米。到了2020年7月,深圳新房均价超过了6万元/平方米,5年内翻了一番。

瓶颈与希望

关于深圳,王石说过两句话,一句是“深圳是最有希望的城市”,另一句是“中国最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城市是深圳”。

在他看来,不同时期,深圳缺不同的资源。但唯有创业的企业家精神一直不缺,这也成了深圳财富增长的驱动力所在。

土地、政策和人力优势曾是深圳聚拢财富金山的优势资源,但随着造富浪潮不断推高深圳房地产价格,其土地资源已不再是优势。

相比当年改革开放前沿的特殊地位,如今深圳所拥有的政策优势也不比从前,上海自贸区、雄安新区、海南自贸港等新区横空出世,老经济特区的政策优势正逐渐被超越。

不过,深圳人的创业热情和创业精神并未因此停歇。

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所属企业注册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Q1,深圳企业数量逆势增长,截至第一季度,深圳商事主体总量达到333.7万户,继续保持全国大中城市首位。

深圳成为了全国上半年唯一GDP逆势增长的城市。虽然只有0.1%的增长率,但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面临负增长的情况下,已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跨境支付公司Airwallex空中云汇告诉亿欧,相比北京、上海等城市,深圳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中小企业多。大量的中小企业构成了深圳财富累积的基础,而从中脱颖而出的优质企业,则成为深圳的造富机器。

据《胡润财富榜》的分析,2019年中国的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构成中,企业主占到65%,比上年增加5%。

在深圳,这些创业为先的人,率先成为财富增长的受益者。这些人身上,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时代烙印。

1984年,下海的王石创办了现代科教仪器展销,贩卖投影机和录像机,这是万科的前身。

1987年,债务缠身的任正非创办了华为,最初只是一家销售代理公司。

1997年,身为企业高管的王文银独立创业,做的是电源线厂。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深圳创业者中有了不一样的底色,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闵万里创办的坤湛科技,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贾佳亚创办的思谋科技,国家“973计划”首席科学家王俊创办的碳云智能……

科学家+企业家的造富之路,是深圳的下一个经济增长引擎。

没有结尾的故事

曾经,以“深圳速度”拔地而起的地标性大厦是深圳财富暴涨的象征,而如今,这种象征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中建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工程师陆建新,曾率领其团队参与建设过深圳多个地标性建筑,见证了深圳财富象征的变化。

“在80年代,深圳国际贸易中心大厦采用的是钢筋混泥土的框架。”

“到了90年代,深圳地王大厦的框架选用钢作为主体,高度进一步跃升。”

“而到了2015年之后,建筑的高度,已经不再是深圳新地标的追求目标。”

深圳不再需要以耸拔的建筑作为信心的注脚,对于深圳的创业者来说,一段新的财富梦,在一个宿舍或者民房里,就足够开始。

【本文作者陶旺波,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亿欧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免责声明:本文是网友投稿,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联系站长。云知网 » 特区40年,但深圳的造富浪潮才刚刚开始

赞 (0) 打赏